首页-优亿在线2-首页

2020-12-06

  首页-优亿在线2-首页【主管QQ:6008777】欢迎咨询,待遇一步到位!

  “其实,在扶贫这件大事上,我们个人的作用是很小的。”我采访的一位扶扶眼镜,给了我这样一个开场白。

  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北部的普安县,是公安部对口帮扶的国家级贫困县,贵州省已宣布脱贫摘帽。作为一名公安作家,我因为参加中国作协开展的2020“中国一日·美好小康——中国作家在行动”全国作家联动大型文学主题实践活动,来到了普安县。

  11月3日一大早,我前往公安部三名副处级干部担任的深度贫困村,亲身感受这三个村的脱贫攻坚成效。

  早晨。车子爬上一个高坡,拐过一道弯,停在了路边。一座大山,云雾缭绕,电影大片般地呈现在眼前。“看,这就是美人山。山对面,就是我们村了。”原来,已经到了田书记的地盘了。

  公安部离退休干部局副处长、高棉乡棉花村的田智,人称“山羊书记”。去他那儿,当然要看他的黑山羊了。汽车又绕过一个大弯,停在了一处房屋下边。羊粪味儿扑鼻而来,黑山羊养殖场到了。

  院子很新,两排建筑,羊圈在左边。当天,因为下了点小雨,羊圈门还没有打开。生人一进门,百余只黑山羊、麻羊,就挤挤撞撞地躲到一边。黑羊通体透黑,麻羊像黄牛的小弟,都咩咩叫。最里面一栏,饲养员穿着长围裙,正用干布给小羊羔擦身体。小羊羔湿漉漉的,还不会站,眼也睁不开。“真巧,第一批母羊,今天终于产小羊了!”田智大喜,顺便称我为“贵人”。

  两年前,田智初来,村里的串户路还没有修好。普安多雨,出门别说鞋底,裤腿上都是泥。遇晴天,一不小心,又会踩一脚牛粪。棉花村不种棉花,家家种包谷。坡地,土薄,石漠化严重,一亩地打上500公斤,能赚个500元。村民穷,家当就简单。几块灰砖一碰头,就是个灶台;两边砖头码码高,搭上块床板,就是张床。田智一边走寨串户,一边就在琢磨。他想办个产业:扶贫,得能造血呀。

  以前,村民家倒是养猪、养鸡,但只养在房前屋后,三五只鸡,一两头猪。当地有个习惯,猪要养一年以上才杀,也就自家吃肉。黄牛不错,本地人爱吃牛肉,布依族老乡也爱养牛。可是,山是秃山,也太陡。牛在山上吃草,易失足滚下去。所以,没人愿意多养黄牛。

  工作中,田智结识了高人——一个畜牧专家,是来棉花村考察的。专家建议,养黑山羊。黑山羊能爬陡坡,周边的荒山正好可利用。而且,黑山羊肉价还高。看到了小寨砂糖橘的成功,村干部变了,态度很积极。田智带人走晴隆、下册亨,跑遍周边县,考察黑山羊养殖,找到了能进行高标准疾病筛查、抽血化验的合作社。对买来的种羊,以及养殖场的财务,田智也引入了一家专业公司,依托大数据平台进行管理。一块平地并不好找,位于捧古寨的养殖场地址,也是反复考察后敲定的。今年9月,公安部治安局领导来棉花村调研,田智就在扶贫清单上列入了黑山羊。修养圈、买种羊,种植黑山羊爱吃的黄竹草,都需要真金白银投入呀。

  羊圈下面,是一面荒坡。一群中老年妇女,身穿布依族半长袍,正在种植黄竹草。“这种草能长两米多高,不仅能当黑山羊的饲料,还能起到防止水土流失的作用呢。”老乡告诉我。

  站在荒坡边,正面是美人山,两边视野开阔。右边白色的曲线,是条水泥生产路。田智说,这条路2.6公里长,是由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赞助修的。有了路,沿线有地的农户也赶紧种起了沃柑、辣椒和西瓜等,不用动员。

  从荒坡往左看,那条发亮的直线,是引水管道。在养殖场门前,刚才看见的碗口粗的金属管道,原来就是引水管。“水是从高铁线附近引过来的。虽是灌溉用水,但也可以养鱼。”田智说。我问他去过水源地没有。他说,去过多次。专家检测过,水质能达到直接饮用标准。

  公安部反恐怖局副处长、兴中镇辣子树村李建华,“乌鸡书记”也。当然,喊他“鸡司令”,他也答应。

  进他的养殖场,先走消毒通道,喷雾消毒,仿佛我们身上都有病毒。司令的地盘大,一个山谷,到处都有鸡舍。李建华爱卖关子,指着路边一个简易的棚子让我猜,这是干啥用的?我哪儿猜得到哇。“防老鹰的!”他嘿嘿一笑。原来,这山谷乌鸡太多,就把老鹰招来了。老鹰捉小鸡,原来这儿有现实版。不过,老鹰怕人。饲养员搭此棚子,就为仰天长啸,吓走老鹰。普安雨多,站这儿可以避雨;夏天,也避烈日。

  惦记小鸡的,还有蟒蛇和野猫。不夸张地说,李建华的养鸡场,把这儿的生物链都活跃起来了。

  这儿养的,可不是一般的乌鸡。黑冠、黑羽、黑皮、黑肉、黑骨,名叫五黑鸡。李建华怎么就想到养五黑鸡呢?当然有故事。

  辣子树村,以苗族为主,面积大,人口分散,是普安海拔最高的村子。李建华来时,已是冬天。因为山高,比别处更冷。一天,李建华发现小树上立着一只通体全黑的鸡。树上挂着冰凌,鸡却精神抖擞。他问老乡,说是苗族同胞养的五黑鸡,是拿它当斗鸡的。李建华来了灵感,就问人家鸡是从哪儿买来的。要了养鸡场的电话,李建华拉上公安部派来带队扶贫、挂职副县长的孙安飞,就奔养鸡场去考察。两人到了养鸡场,却遇到老板大倒苦水。原来,他引进鸡苗,养了上千只五黑鸡,现在砸在手上了,有的已经养两年了。

  他们问鸡苗是从哪儿买的,他说出了邓老板。从2016年开始,邓老板投资兴建了一个五黑鸡育种场。可是,鸡苗出笼,销路却不畅。两年下来,邓老板亏了一两百万元。

  李建华、孙安飞试吃了一只鸡,味道果真不一般。他们边吃边聊,就觉得这种鸡值得一养。首先,鸡苗成活率能达到95%,而且适合山地养。按四个月出栏算,一年能出三栏,周期也短。按北京的行情,这种鸡,一只挣30元不成问题。两人还有个底线思维:实在卖不出去,卖给公安部及下属单位的食堂,总可以吧?

  李建华信心满满,辣子树村的村干部却不以为然。在苗族老乡的眼里,养牛可以卖钱建房,养猪可以吃肉,养鸡呢?换几个盐巴钱而已,小儿科嘛。建养鸡场要占林地,需要做通老乡的工作。李建华在云南边防部队工作时,曾驻扎临沧,周边就是佤族山寨。和少数民族群众打交道,他还是有办法。养鸡场搞起来,头批养了5000只鸡。2019年底第一次分红,辣子树村百姓自发穿上了节日盛装。尽管只干了半年,每家还是分到了900元。真金白银,这可是现钱啊!

  鸡的销路如何?五黑鸡现在注册了“中华乌金鸡”品牌,火得不得了。起初,还真卖到公安部机关食堂,让机关干部先饱了口福。后来,孙安飞联系了盒马鲜生、水滴筹,还联系了广东的中医药馆,订单哗哗飞来,这边却供不上货。没有家禽屠宰场,鸡杀不过来,包装也跟不上。可是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公安部铁道警察学院分五年投资1000万元,在兴中镇建起了自动化家禽屠宰场。从屠宰、排酸,再到冷冻、包装,一条龙。今年年底,随着冷链车到位,五黑鸡还将与昆明、贵阳的大物流对接,实现区域集散功能。州、县两级政府都觉得,五黑鸡的养殖大有可为。为此,州长协调资金1342万元,专门助推普安的五黑鸡养殖。

  坐高铁,从普安前往贵阳,一出普安县站,往右侧山上扫上一眼,就会看到“西垅萝卜”四个大字。这就是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副处长、“萝卜书记”樊阳升的杰作。西垅萝卜,号称“水果萝卜”,生吃,嘎嘣脆,还甜。看准萝卜这个产业后,樊阳升下足了工夫。包括请来山东潍坊的萝卜种植专家支招儿,背着萝卜去兴义、下贵阳推销。连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,他也利用探亲间隙跑过多次。现在,西垅萝卜批发价能卖到八角,是普通白皮萝卜的四倍呢。

  樊阳升“高就”的地方,是南湖街道办事处西垅村。从县城出发,开车到西垅村,手机导航说,得50多分钟。可樊阳升的车开过去,却明显更久。虽是水泥路,这一两年才修好,但多数路段只能容一辆车单向行驶,不好会车。有一小段路,路基下面的土已被雨水掏空近半。车开过去,回头一望,吓了一跳。

  西垅村是一个彝族与汉族混居的村庄。有个村民叫福永,今年才37岁,却已生了四个闺女。小女儿才一岁多,他老婆丢下这个家,走了。两年前,樊阳升初见福永,他头发老长,像叫花子一样,脏得没治。四个女儿,他图省事儿,三个给剃了秃瓢。唯一幸免的是老大,已经上学了。去西垅村不久,听说福永的情况,樊阳升就专门登门造访。说是四个丫头,却只见到老大、老小。另外两个呢?福永拿下巴示意了一下,樊阳升才从床下和桌子底下,找出了老二和老三。见到生人,娃们泥塑一般木讷,全然没有小姑娘的叽叽喳喳。福永家靠近山顶,孤零零的,也没个左邻右舍。孩子见人少,本就怕生;再说,女孩子家,谁好意思让人看见自己的光头呢?

  樊阳升自己有两个孩子,小的也是个女孩,离开北京时,刚满一岁。看到福永的女儿们,特别是那个三岁的小女儿,他差点当场落泪。从此,一有空,他就爱去福永家串门。最多的时候,他一周跑过七八次。小恩小惠,老“贿赂”孩子们,孩子们也就喜欢他,听他的话。老大挺机灵,可为什么成绩老在班上排名倒数第一呢?樊阳升要求老大,每天回家,语文、数学各复习10分钟;看到这个家乱糟糟的,他又要求老大,每天放学回来,要带着妹妹们做10分钟家务,主要是收拾屋子。

  对福永,樊阳升也不客气。前些年,福永家盖房,剩下些破砖烂瓦,就堆在家门口。别人看着碍事儿,他却早已习惯。樊阳升就给他派活儿,逼他把这堆垃圾清理掉。也不过七八分钟,门前就清清爽爽了。

  听完故事,我就猜测,樊阳升该讲福永种萝卜脱贫了吧。要不,他怎么称为“萝卜书记”呢?谜底却出乎意料。樊阳升给福永找的事儿,是在他自家门前的林地养五黑鸡,挣工资:“平时,每天只需早晚各投一次食,他完全能够胜任。”不过,今年6月23日下大雨,冲毁了那个养鸡场的水源。处理掉最后一批鸡之后,养鸡场暂时关闭。福永仍旧像过去一样,种他的包谷。

  “他的生活,还是过得去的。村里给他申请了低保,有爱心人士资助了他家的老大和老三。有回浙江人在贵阳办了台晚会,要请个贫困户家的孩子登台。我好不容易做通了福永的工作,让他带着二女儿去了。坐高铁,住五星级酒店,女孩子见了世面,以后会不一样的。”

  “老大今年11岁,在镇上小学读书。现在,她的成绩在班上是前五名。”樊阳升指着个头最高的那个小丫头说:“你看,她现在笑得多自信!”